0.1元打车!补贴与招募大战再现 网约车江湖谁是破局者?

2021-07-18 20:22 作者:佚名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原标题:0.1元打车!补贴与招募大战再现,网约车江湖谁是破局者?

记者陈维城

经历多年烧钱大战稳定下来的网约车“一超多强”格局出现动荡。

“0.1元!我真没想到打车回家只花了0.1元!”  

北京白领李女士下班后使用刚上线的美团打车,享受了一次意想不到的超级优惠。她向身边不少人通报了这一消息。当天,不少像她这样的上班族首次成为美团打车的用户。  

“网约车市场又不平静了,美团、高德都推出不少优惠活动。”7月12日,用户王女士体验美团打车后感慨道。  

网约车经历多年烧钱大战稳定下来的“一超多强”格局出现动荡。潜流涌动直接变跑马圈地。其他网约车平台纷纷加码业务拓展,已下架多年的“美团打车”重出江湖,T3出行、曹操出行加大拉新力度,高德地图、百度地图、腾讯地图等导航平台也加码聚合模式打车。  

乘客、平台、司机人心变动,网约车市场再次迎来机遇。原有的格局谁能撼动?

要成为网约车破局者,需要不断做大平台用户与司机数量。在高集中度的市场环境下,关键仍是服务。然而,出行行业依旧是烧钱行业,这一场突击战还能维持多久?  

01

网约车平台加码拉新招司机  

美团有大奖,高德免佣金 

“一天收到三条加盟邀请!”曾在网上注册过网约车司机身份的金女士有些不堪网约车平台的热情。一些头脑灵活的司机已经开始纷纷加盟新平台,优厚待遇刺激下,原有平台似乎成了兼职。  

“美团打车才注册两天,现在是平峰期,基本上有1:1的补贴。”7月12日,网约车司机林师傅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目前自己分别在美团打车、高德打车上注册跑单。  

美团打车正在大规模招募司机,推出三重礼:新司机首周内,限时3天单单流水+20%;天天冲单,赢最高1000元阶梯大奖;抢派自由,接单灵活。目前美团打车司机招募城市包括上海、南京、北京、惠州、泉州、深圳等34座城市。  

美团大规模招募背后,是其司机储备并不足够。  

7月12日,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体验发现,美团打车司机接单等待时间较久,一般需要15分钟以上。李师傅是新注册司机,他介绍,“目前美团打车司机较少,之前美团打车在北京好多人、车审核不过关。”  

美团打车对新用户补贴成为微信群之间传递的热点。用户王女士体验美团打车后表示,“相同时间与行程,新用户首单价格为其他网约车平台价格一半,或者更低;但老用户与其他网约车平台价格持平。”  

高德打车免佣联盟启动了暑期免佣季,参与本次免佣季的网约车平台将超过100家。在全国范围内为新司机带来新手免佣卡,即日起至7月22日24时,连续7天,每天前三单享受免佣。此外,7月-9月工作日7时-9时,司机接单平台免收佣金。  

与此同时,首汽约车推出“国企保证、一路守护”的活动主题,北京用户可享受66元出行礼包。曹操出行也推出5折、3折等打车优惠券。T3出行也加紧拓展城市,7月登陆南昌、青岛等地。  

七麦应用数据显示,7月5日以来,美团打车、首汽约车、曹操出行、T3出行等出行平台司机端下载量都有大幅提升。  

当然,各家并没有大张旗鼓叫阵,纷纷以暑假用车高峰增加运力为理由。  

美团打车司机李师傅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自己之前也在平台跑网约车,其他平台的司机补贴变多了,所以这两天转到美团。  

美团打车相关人士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夏季是网约车打车旺季,用户需求量比较大,所以在夏季招募司机。”  

面对其他平台强力进攻,领先者加大力度留存现有用户,提高用户打车应答率。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注意到,近期高峰期在选择快车服务后,系统会不断推荐用户选择“拼车”和“快的新出租”的服务,提高叫车成功率。  

清华大学交通研究所副所长杨新苗认为,网约车没有出现前,出租车是重要的城市出行方式之一,如今时代发展,出租汽车服务既需要巡游式,也需要网约式。目前最大平台仍有很大的市场份额,暂停新用户注册肯定有影响,其他平台加码,借此机会可以测试用户的使用情况。  

02

当年机遇再现

聚合模式下中小平台能否挑战市场?

9年前的2012年,嘀嘀打车和快的打车APP上线。1年后这两者相继获得腾讯和阿里巴巴战略投资。2014年5月嘀嘀打车正式更名后成为最大平台。

当时网约车市场有几十款打车APP在惨烈竞争,经过一场轰动全国的补贴大战,2015年头部两家平台进行战略合并。2016年其又收购优步中国,成为国内网约车市场最大的玩家,并随后推出了顺风车等业务,进一步提高市场份额。  

“2018年顺风车下线后,顺风车格局发生变化,嘀嗒、哈啰等顺风车业务快速发展。今年的变化对其他网约车平台企业来讲又是一次机会。”出行行业人士李东(化名)向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  

目前网约车市场,呈现一超多强局面。据全国网约车监管信息交互平台统计,今年6月份完成订单量超过30万单的平台有13家,除了最大的平台外,其他还有如祺出行、T3出行、享道出行、神州专车、美团打车、曹操出行、首汽约车、阳光出行、帮邦行、万顺叫车、花小猪出行、方舟行。  

根据交通运输部2020年10月数据,位居首位的平台出行月订单量达5.62亿单,第二名的曹操出行月订单量1660万单,位列第三的T3出行1580万单。其他月订单达100万单的平台还有万顺叫车、美团打车、首汽约车、享道出行、花小猪出行。  

众多平台中,不少公司背景强大。T3出行是由一汽、东风、长安三家车企,联合阿里巴巴、腾讯等互联网企业打造的出行平台。截至目前,T3出行投放运营车辆超5万余辆,累计注册用户超过2000万。2018年4月,上汽集团推出享道出行,获得阿里巴巴和宁德时代融资。截至目前,享道出行专车业务注册用户已经突破2000万,覆盖上海、南京、杭州、郑州、合肥等27座城市。首汽约车是首汽集团的网约车平台;曹操出行是吉利集团的网约车平台;美团打车背靠美团本地生活服务。  

此外,聚合打车平台也是不可忽视的力量。近期以来,不少用户反映,高峰时期,高德平台叫车的应答率与等候时间优于其他平台。高德打车正是目前规模比较大的聚合打车平台。

此前,全国获得网约车平台经营许可的平台公司超200家,由于大部分是区域性中小企业,独自引流和研发投入的成本很高,所以实际运营的公司并不多。2018年后,美团、高德等平台推出“聚合打车”模式,也为这些中小企业发展提供机会。  

“之前中小型网约车平台要自己投入至少500万的资金去搭建产品及团队,前期投入成本及后期维护成本非常大,聚合出行模式出现后,流量与产品研发服务就不需要烦恼了。”为高德等聚合平台提供SaaS服务的白龙马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目前其他网约车平台加码布局,预计这些平台或将瓜分最大平台日订单量200万-300万单,其中高德打车订单量增长或更大一些。”出行行业人士李东向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  

03

赚快钱难持续,司机看透现实  

网约车仍是亏损的行业

“目前,其他平台不稳定,可以短暂赚快钱,但不能保证一直持续,这种竞争上演太多次了。”近日,网约车司机王师傅表示自己经历过多个平台,目前已经注册了美团打车,但是还是在以前的平台接单。  

虽然网约车平台纷纷加码,但出行行业仍是烧钱的行业。运营神州专车业务的神州优车日子不好过。2017年-2019年上半年营收分别是98.6亿元、59.49亿元、19.20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6亿元、2.7亿元、-6.52亿元。神州优车因无法按时完成2019年年度报告,神州优车已于今年3月在新三板终止挂牌。  

成立9年后的最大平台也处于亏损状态。2018年-2020年的总营收分别为1353亿元、1548亿元和1417亿元;今年一季度的营收为422亿元。高营收并不代表高利润。招股书显示,其自成立以来在每个财政年度都产生了净亏损。在2018年-2020年的净亏损分别为150亿元、97亿元和106亿元;今年一季度,净利润为55亿元。  

今年一季度其盈利主要来源于拆分子公司的股权收益。招股书显示,投资收益净额从截至2020年第一季度亏损5亿元改善至截至2021年第一季度收入124亿元,主要是由于拆分社区团购业务橙心优选,从中确认了91亿元收益。  

此番高调复出的美团打车APP,曾经也因盈利问题下架。2017年底,美团在南京试水打车业务,成立了出行事业部,将在七城推广打车业务。  

一番较量之后,在南京、上海两城的网约车高运营成本也令美团重新思考业务布局。2018年9月,美团在招股书中表示,目前正在评估网约车可能给平台带来的协同价值,基于目前的市场情况,“预期不会进一步拓展此项目”。  

如何低成本,又有活跃度,还能协同其他业务发展,成为美团调整网约车业务的重要考量。2019年4月,美团打车宣布在上海、南京上线“聚合模式”,通过接入首汽约车、曹操出行、神州专车等主流出行服务商开展网约车服务,此后在其他城市不断拓展此项业务。  

2019年推出“聚合模式”后,经营亏损得到改善。美团2019年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底,在54个城市运营网约车服务。网约车司机相关成本为31.19亿元,2018年同期为44.63亿元。  

出行等新业务依旧烧钱,美团2020年财报显示,出行等新业务收入273亿元,同比增长33.6%;经营亏损由2019年的67亿元扩大至2020年的109亿元。2021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出行等新业务收入99亿元,同比增加136.5%;经营亏损同比及环比扩大至80亿元。  

“出行行业仍是烧钱行业,运营投入高,平台需要一定量用户与司机,才能盈利。目前最大平台整体亏损,其他平台的网约车业务也未盈利,其他平台难以长期大规模投入。”出行行业人士李东认为。  

值得注意的是,近日发布的《中国互联网发展报告(2021)》显示,2020年国内网约车市场整体交易规模为2499.1亿元,同比下降17.90%,网约车市场交易规模增速首次出现负增长。  

04

聚合模式仍存服务短板

用户体验才是胜出关键

“网约车没有营运证,被查到会被罚款,只有最大平台可以和司机共担,所以目前在美团打车从事网约车风险还比较大。”7月12日,美团打车司机林师傅表示。  

影响司机选择平台的因素颇多。此前,各地严查网约车合规问题,如果司机没有营运证,查到将被罚款,罚金都是1万多元起步,大部分网约车平台不承担该笔费用,都由司机自己承担,负担不小。  

值得注意的是,交通运输部7月12日发布消息称,拟对《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进行修改。其中提出,降低对无证司机的处罚力度,最低罚款额度将从一万元降至两百元。  

出行行业人士李东表示,此前高额罚金对网约车司机群体造成较大压力,高额罚金与《行政处罚法》也有不相适应的部分,调整罚款额度对于司机来说是好事。  

征求意见稿也加强对出行服务的关注。起草说明指出,考虑到网络预约出租汽车驾驶员和巡游出租汽车驾驶员同属于出租汽车驾驶员,根据《交通运输部关于修改的决定》,出租汽车驾驶员不得途中甩客或者故意绕道行驶,如果违反,可处200元以上2000元以下的罚款。而此前网约车驾驶员出现上述行为,每次违法行为将处以50元以上200元以下罚款。  

“目前美团打车成功率并不高,预付车费后,等待十多分钟也没有接单。”7月12日,廖女士体验美团打车后表示,平台上下车无提醒;乘客使用时,平台的地图导航不灵敏,容易定位错误,且箭头移动更新率比较缓慢。“美团地图定位不准,司机没找到我,取消订单花了3元。”  

平台加码网约车业务,用户体验仍是根本。李东认为,要在网约车平台大战中脱颖而出,必须在服务上下工夫,聚合平台上中小网约车公司的服务体验是劣势。  

业内人士林凯(化名)也认为,目前最大平台出行的优势还在,平台的司机管理、安全建设等方面较为成熟,业务具有护城河。其他平台仓促大范围招募,相关服务配套难以即刻完善,短时间内难以上位。  

清华大学交通研究所副所长杨新苗认为,目前变化对于其他网约车平台来说确实是机会,这是企业之间正常的市场竞争,用户服务才是关键。在碳达峰和碳中和的目标下,企业也要去研究城市交通下一步的需求,思考城市出行多样化。  

责任编辑:朱学森 SN240